冬至的饺子

2020-12-21 09:18:36  来源:各界新闻网—各界导报  


[摘要]  小时候,一进入冬季,我们就盼着冬至那天香喷喷的饺子。...

  母亲还会在饺子里面包硬币,据说吃出硬币的人一定是当年最幸运的人。母亲通常会“作弊”地在包着硬币的饺子上做记号,然后每人的碗里都会舀一个。

  很多年后,我经常会想起母亲看着我们姐弟吃到硬币时一脸满足的神情

  □ 魏青锋

  小时候,一进入冬季,我们就盼着冬至那天香喷喷的饺子。

  “冬至饺子,夏至面”。每年到冬至,母亲都要刨开花圃里壅着土的一排白萝卜,数了又数,最后取几个出来,其他的还要留着春节包饺子炖汤用。随后,母亲将萝卜洗干净,在板擦上擦成细丝状,开水泡软的粉条就和萝卜丝混在一起,切面刀在案板上快速地起落,满屋子都是“咣咣咣”的响声,不一会儿,香喷喷的饺子馅就做好了。在等父亲的当儿,我不时偷捏一点儿馅料塞到嘴里,然后在姐姐大声的嗔责声中蹦跳着跑远了。

  天空中飘起了零星的雪花,我们都在等父亲下班回家。父亲在镇里的砖窑厂上班,每年冬至,砖窑厂都要结清一年的工钱,随后开始放春节假。雪花在空中簌簌落落,像翩翩起舞的白蝴蝶,有几朵落在棉衣袖子上,好晶莹透亮的五角星呀!想凑近再看仔细点,却被呼出的热气融化了。

  有几只麻雀在梧桐树的枯枝间跳跃着,偶尔叽叽喳喳地叫。我忽然来了兴致,跑回家拿出筛子,又拿了一截短木棍和一条长绳子,在雪地上扫了一片空地,支起了筛子,再回屋从粮罐里抓了一把苞谷糁撒在筛子下面,远远地躲在门槛后面牵着绳子,焦急地望着在树上、柴垛上、半截土墙上跳来跳去的几只灰麻雀。终于有两只麻雀落在了地上,往筛子的方向跳跃着。雪地上一堆凌乱的细爪印,两只麻雀马上就要跳进筛子底了,我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吱呀”一声大门被推开了,戴着火车头帽子的父亲推门进来。

  “爸,”我急得跳了起来,“你把我的麻雀吓跑……”正要发作的我猛然看到父亲手里提着的一吊五花肉和肩上扛着的面袋子,急忙接了父亲的肉提在手里,欢呼着一阵风似的跑进屋子。本来这一吊肉是过年吃的,父亲看着我们姐弟三个眼巴巴的馋样,就跟母亲商量着砍了一绺下来,剁成肉末,搅进了之前的萝卜粉条馅料里。

  父亲端了小圆桌到炕上。我们都围着小圆桌,父亲和面、擀饺子皮,我们姐弟仨跟着母亲包饺子。院子里起了风,雪似乎也大了起来,风卷着雪花,不断地拍打着窗格子上的塑料纸,发出“啪啪”的声响。我舀一勺子馅料,对折饺子皮,两只布满冻疮的小手紧捏边沿,也学着大人的样子包饺子,可因为力气小,包好的饺子隔会儿就张开了口。母亲就笑了:“你看看,饺子都张开嘴笑你们呢!”每个饺子母亲都要重新捏合一遍。等到包好一箅子,母亲就先去生火烧水。头锅饺子下到锅里,不一会儿就翻滚起来,空气中溢满了饺子的香味。

  “一九二九,闭门不走;三九四九,冻破石头;五九冰冻开,六九燕子来……”这是母亲从小教给我们的冬天歌,我们也知道从冬至这天开始,一年最冷的时间就开始了。母亲还说:“冬至不端饺子碗,冻掉耳朵没人管。”所以,当我们端着饺子碗时,就仿佛在心里多了一份敬畏。然后,我们又开始扳着手指头,盼望着又一场饺子盛宴,那无疑是除夕的饺子了。

  除夕那天,母亲还会在每个饺子里面包硬币,据说吃出硬币的人一定是当年最幸运的人。母亲通常会“作弊”地在包着硬币的饺子上做记号,然后每人的碗里都会舀一个。

  很多年后,我经常会想起母亲看着我们姐弟吃到硬币时一脸满足的神情,那些用料简单、热气腾腾的萝卜馅饺子,饱含着母亲对儿女深深的爱。

编辑: 张洁

相关热词: 冬至 饺子
分享到: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网只是转载,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稿酬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电话:029-63903870

本网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版权均属各界新闻网所有,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各界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