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父亦兄好舅舅

2020-07-13 08:57:29  来源:各界新闻网-各界导报  


[摘要]我惴惴不安地说:“老师,我学费不够,可不可以先欠着,我爸说下学期还上。”报名老师核对了我的信息,说道:“你已经交了费了,去班主任那里报到吧,顺便把生活用品领了。”我心里震惊不已,却也知道,那肯定是我舅舅帮我交了学费。...

  我惴惴不安地说:“老师,我学费不够,可不可以先欠着,我爸说下学期还上。”报名老师核对了我的信息,说道:“你已经交了费了,去班主任那里报到吧,顺便把生活用品领了。”我心里震惊不已,却也知道,那肯定是我舅舅帮我交了学费。

  □杨柳

  舅舅比我大9岁,于我,更像一位大哥哥。

  记得小时候,我是经常“祸害”舅舅的那个小人儿。

  我家住在小学旁边,外婆家住得比较远。舅舅上学总要从我家门前经过,放学时,我就赖着舅舅要去外婆家。放学后,我什么也不干,就在家门口守着。看到了舅舅就要跟他走,第二天舅舅上学的时候又要跟着回家。让舅舅最可气的是,去的时候我都是自己走,回来的时候非要让他背。舅舅小时候身子弱,背着胖胖的我去上学,经常因迟到被老师责罚。舅舅每次都发狠说不要带我回去了,可是,架不住我的哀求,看到我可爱又可怜的样子,又牵着我一起回去了。很多次,舅舅偷偷地躲在同学的旁边,要躲开我,我就站在路中间等着,同样能抓住他。

  在我读小学的时候,舅舅考取了重庆的一所医科学校。那个时候,他总是给我和弟弟写信,让我们好好学习,以后进城读大学,去见识城市的美好,去开拓自己的人生。

  初三时,我考上了县一中,可是,父母不愿意送我读高中,他们说我成绩好,读了高中再读大学,弟弟就没书可读了,因为家里太穷,养不起两个大学生。我哭了好久好久,好在那年初中毕业便可考大专,最终我选择去成都的一所五年制大专读书。舅舅听说后也非常高兴,说刚好他也在成都上班,又可以照顾我了。后来,都到八月底了,舅舅打电话到我们村,问妈妈我怎么还没去报名。妈妈说借不到学费,不读了,以后就跟着她出去打工。我哭着对舅舅说:“舅舅,我不想打工,我想去读书。”舅舅把妈妈批评了一顿,最后说,他这个当舅舅的还在成都呢,怕啥!于是,妈妈请堂姑揣着借到的一千多块钱带我去成都。到了学校,在报名处,我惴惴不安地说:“老师,我学费不够,可不可以先欠着,我爸说下学期还上。”报名老师核对了一下我的信息,说道:“你已经交了费了,去班主任那里报到吧,顺便把生活用品领了。”我心里震惊不已,却也知道,那肯定是我舅舅帮我交了学费。于是,我请求老师帮我给舅舅的BB机留言,说我到成都了。下班时间,舅舅果然来学校看望我。看到他,我喊了一声“舅舅”,抱着他就大哭起来。舅舅安慰我半天,让我不要哭,说来了就好了,来到城市要勇敢,要开始新的生活,还说周末接我去玩。

  读书的五年,一到周末,我就坐公交车去舅舅租房子的地方。现在想来,自己也挺不懂事的,那个时候,舅舅也刚参加工作不久,还要租房子,还要生活,还要照顾我,生活也够拮据的。可是,他却把我照顾得很好,生病了送我去医院,周末回去“打牙祭”,生怕我这个外甥女吃亏了。那些年,每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舅舅提前预支给我,等到过年的时候,我的父母再统一结算给他,这样,也就缓解了我父母的压力。

  毕业后,在舅舅的帮助下,我也在成都找到工作。这个时候,舅舅也成家了,我有了一位美丽的舅妈。舅妈只比我大五岁,我们俩更像是闺蜜。空余时间,我们会一起逛街、一起吃火锅、一起嗨皮。

  我在成都生活了十年,就像个赖皮虫,一直黏着舅舅。那十年,我的学习、工作、生活,都离不开舅舅和舅妈的照顾与开导。

  感谢舅舅、舅妈,你们辛苦了。

编辑: 穆小蕊

相关热词: 父亲 兄弟 舅舅
分享到: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网只是转载,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稿酬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电话:029-63903870

本网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版权均属各界新闻网所有,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各界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