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炕火盆过寒冬

2020-02-17 08:29:05  来源:各界新闻网—各界导报  


[摘要]我10岁时,家住东北的偏僻小屯,季入隆冬,一场大雪遮山覆路,屯里人只得待在家里,人称“猫冬”。...

  暖融融的屋子热乎乎的炕,屯里人“猫冬”大多时间在炕上度过:邻里串门,盘腿大坐,炕就是“沙发”;吃饭时摆上方桌碗筷,炕就是“餐厅”;晚上铺起被褥,炕就是“席梦思”,更是我童年的“天堂”。

  □周铁钧

  我10岁时,家住东北的偏僻小屯,季入隆冬,一场大雪遮山覆路,屯里人只得待在家里,人称“猫冬”。

  那时,屯里家家住平房,外屋的大灶通连里屋的火炕,数九寒天,乡邻见面问话多是:“炕好烧不?”足见“炕”在度日中的重要。炕不好烧最烦心的是灶口冒烟:风向稍变就冒称“犯风”,引灶即冒称“倒烟”,烟火突然喷出称“打呛”。

  炕不好烧,要找屯里的搭炕高手秦二爷,他进得门来,问清炕的毛病,就扒开某处炕面,掏出黑灰,改动一阵炕洞里的土坯,点燃灶膛,若烟火畅顺,炕就“好烧”了。他如听说炕既犯风、倒烟还打呛,就把炕面、炕内的坯、土、灰全部清出,重新砌成迷宫般的炕洞。他常边干活边告诉主人:洞墙除留有气孔要两面抹严,不然漏风就会“倒烟”,炕洞弯度、气孔数量要看炕的长短,炕洞太直存不住热,还会“犯风”;气孔过多烟火滞留,就要“打呛”。

  秦二爷搭完炕,在炕洞与烟囱连接处挖个浅坑,称“狗窝”,能“微调”通烟走火。他拿柴草点燃灶膛,蹲身歪头看火苗的“抽力”,觉得不合适,便掀开“狗窝”炕面的土坯,或挖或垫,直到灶火被“抽”得呼呼作响,他才满意地站起身,搓搓钉耙齿儿般的指头。

  暖融融的屋子热乎乎的炕,屯里人“猫冬”大多时间在炕上度过:邻里串门,盘腿大坐,炕就是“沙发”;吃饭时摆上方桌碗筷,炕就是“餐厅”;晚上铺起被褥,炕就是“席梦思”,更是我童年的“天堂”,坐在炕头和兄妹玩“嘎拉哈”(羊膝骨做的玩具),看小人书,听奶奶讲故事,最饶有情趣的是守着火盆吃“烧烤”。

  每年夏天,秦二爷都从河滩挖回一种细腻的粘泥,掺进些羊毛用做加固,然后合匀、焖成一堆,待软硬适中,拿过一大一小两个木制的“火盆模子”,大盆壁抹泥,按上小盆压实,等泥坚挺启出小盆,翻过大盆重重一扣,一个敦厚的火盆便坐在了地上,挺实一阵,就搬到棚子里阴干。秦二爷每年都扣出百余个火盆,到了冬天谁家需用,拿几个鸡蛋或几斤粮食便可换来一个,用过两冬,烧得酥了,裂璺掉碴就要换新的。有的人家用铁或铜火盆,虽结实却热得快也凉得快,远不及泥火盆保温。

  火盆散热取暖,装添燃料颇有讲究,煤或木炭呛眼熏人,容易煤气中毒,不行!秸秆或柴草纤囊质软,点燃后很快变成冷灰,也不行!唯有荆条或枣枝耐燃抗烧,最适合装火盆,把它们剁得半尺左右,添进灶膛烧至炭色,扒出来装满火盆,压实放在灶口把青烟“抽”走,直“抽”得表层灰烬发白,才端到屋去。

  “火盆来喽!”我们兄妹几个爆出一阵欢呼,围上去把花生角、黄豆粒、土豆片、红薯条等放在火盆上烤,待熟了不顾炙热,吸溜着口水添进嘴里,不一会儿就吃得鼻尖冒汗、唇周灰黑……不知谁偷偷埋了一粒玉米,都无防备时,突然“嘭”的一声响,灰烟四起,蹦出一颗肥大的爆米花,大家争抢中也笑得心花万朵。待燃料焖得只剩滚烫的灰烬,还可以把粘豆包或冻饺子埋进去,灼透挖出,热气腾腾、浓香四溢,让人忍不住垂涎。

  如今,每忆起家住小屯时过寒冬,窗外冽风呼啸,在暖融融的屋里烧烤小零食的情景恍如昨日,小时候的热炕、火盆总有道不尽的情趣,说不完的故事。

编辑: 意杨

相关热词: 猫冬 火盆 屯里
分享到: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网只是转载,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稿酬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电话:029-63903870

本网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版权均属各界新闻网所有,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各界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