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9年我参加了西藏平叛 ——我的军旅生涯之一

2019-07-29 08:49:50  点击:  来源:各界新闻网-各界导报  


[摘要]我在部队战斗生活了24年。每当我想起我的军旅生涯,就激动不已。我想说:我这一辈子,曾为共和国站过岗,放过哨,上过战场,我为此而自豪,而骄傲!...

贺熙成一九五五年在朝鲜

  我在部队战斗生活了24年。每当我想起我的军旅生涯,就激动不已。我想说:我这一辈子,曾为共和国站过岗,放过哨,上过战场,我为此而自豪,而骄傲!

  □贺熙成/口述 汤礼春/整理

  我于1937年出生在湖南省祁东县的一个贫农之家。解放后,我们家分得了土地,分得了房,生活也一天天好起来。我十分感谢党,拥护新社会。17岁那一年,当中国人民解放军54军到我们县来招兵时,我就积极报名要求参军。由于我出身贫农,加上有点文化,身体也好,我如愿以偿。

  我在部队战斗生活了24年。每当我想起我的军旅生涯,就激动不已。我想说:我这一辈子,曾为共和国站过岗,放过哨,上过战场,我为此而自豪,而骄傲!

  一

  1954年,我穿上新军装仅一个月,就奉命坐上了一辆闷罐子列车,出发前往朝鲜。到达朝鲜后,由于没有营房,我们在山洞里整整住了一年。刚到朝鲜时,虽然已签了“停战协定”,但周围的特务特别多,一到晚上,就见周围的山头有敌特在发信号,有的敌特甚至趁夜色悄悄摸下山来,将我们的岗哨暗杀。为了肃清敌特,我们部队经常在夜里突然集合,然后开始搜山,经过数次反反复复的搜山围剿,才将敌特基本肃清了。

  在战后的朝鲜,我们部队除了防守在西海岸外,主要的任务是帮朝鲜搞建设。记得我们刚到朝鲜时,朝鲜是一片战争的创伤,到处是烧焦的瓦砾,几乎看不到一座完整的工厂和房屋。我们部队在清理完废墟的瓦砾后,就开始帮朝鲜建房屋,建工厂,修水库,还将周围被削平的山头全种上苹果树。1958年,当我们撤出朝鲜回国时,那些苹果树已经是挂满了红彤彤的一片香果,然而,我们却舍不得吃一口,全部留给了朝鲜人民。

  后来,我们部队撤到驻地四川乐山地区,仅仅休整训练了一年,就又接到上级命令,进西藏参加平叛战斗。

  二

  1959年秋,我们开始乘汽车沿着川藏公路向西藏进军。走了十来天后,随着海拔越来越高,我和我的战友们都不适应这高原的气候,胸口就像压了一块石头,走几步就要喘口气。部队只能就地休整,开展适应性训练。记得第一次训练,我喘不过气来,足足在地上躺了4个小时。

  经过一个礼拜的训练,我们基本都适应了当地的气候。接着上级下来了命令,让我们389团追剿扫清昌都地区的叛军。由于西藏叛军事先将桥梁、兵站都摧毁了,我们只有带着干粮陡步行军追剿叛军。一路上,几乎天天都有零星战斗,天天都有人员伤亡,但我们希望的是能发现大股的敌人,便于我军一举歼灭。机会终于来了,在幕达龙沟附近,有一大股敌人驻守在三面环山一面沟的山头上,他们在山上依险防御,号称有3000之众,且粮草充足,声称能抵御我们一年半载。我们营先行展开了进攻,当战斗打响之后,敌人的火力确实很猛。当时我在营部,敌人的子弹就在我们营部头上飞,压得我们抬不起头来,但战士们却十分勇敢,冒着敌人的枪弹一个劲往上冲。刚冲到半山腰,就牺牲了十几个战士和一个排长,但战士们没一个人退缩,到傍晚时,我们部队终于冲上了山顶。叛军一见我们的气势,吓得丢下100多具尸体连翻带滚地逃跑了。当我们打扫战场时,发现叛军遗留下许多摔死和遗弃的牦牛(叛军用来运输粮草弹药的),我们营当时所带的干粮正好没有了,就用这些牦牛肉来充饥。

  我们部队出发追剿敌人时,每人只配备了七天的干粮,我们就带着这七天的干粮一直追击敌人达四十多天。除了吃敌人遗弃的牦牛、粮食外,我们还吃过不少野菜。沿途也曾见过当地藏民种的萝卜十分诱人,可我们有纪律,不能动藏民的东西。沿途,我们还看见河溪湖泊里有许多大鱼悠哉地游着,可也不敢把它们捞上来吃,因为在部队出发前我们曾接受过教育,说藏民把鱼当河神,是不能冒犯的。

  经过两年艰苦卓绝的追剿,我们部队不仅基本肃清了昌都地区的叛军,还帮地方建立了政权。

  1961年,我们部队撤回到乐山地区。那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这支赫赫有名的野战部队就在当地办农场,种水稻,我们当起了军垦战士。

编辑: 罗亚秀

相关热词: 军旅生涯 西藏 叛军
分享到: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网只是转载,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稿酬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电话:029-63903870

本网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版权均属各界新闻网所有,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各界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