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界新闻 > 文史

单霁翔:让故宫更有尊严

2018-09-25 17:33:50来源:《各界》杂志
  
  
  
  

慕羽

  说起故宫,人们脑海中浮现的是那片红墙黄瓦、气势磅礴的古建筑群。作为拥有近600年历史、每年接待的游客数量保持在1000万以上的博物馆,故宫面对着全世界最为复杂的博物馆观众群体,如何管理并且运营好珍藏在这里的“国宝”们,秘诀就在现任的“故宫掌门人”单霁翔手中。

故宫来了新院长

  2011年5月8日,香港两依藏博物馆在故宫斋宫中临时展出的7件展品失窃,丢失展品为金银镶嵌宝石的西式化妆盒,估计价值数千万元。案件后来迅速被侦破,就在大家都在质疑故宫清场闭馆、监管措施不力的时候,在故宫送给北京公安局的锦旗上又出现了问题——里面竟然有一个错别字。当时的媒体也不留情面,纷纷给出大标题:故宫丢物又丢人。

  一连串的负面新闻一度使故宫的公众形象跌入谷底。

  就在故宫正处于舆论洼地的时候,58岁的原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临危受命,接替郑欣淼成为新任故宫博物院院长。

  与郑欣淼给人留下的温文尔雅的印象不同,单霁翔对文物管理常有爆炸性言论见诸报端。 在未上任之初,单霁翔就曾对国内博物馆界存在的问题直言不讳:“日前进行的藏品腐蚀调查令人触目惊心,馆藏文物每年造成的损失数以亿计。”“博物馆文物藏品家底不清、保管环境不佳、安全保护状况不利、保护管理水平不高等问题,成为了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2011年5月故宫发生展品失窃事件后,单霁翔也公开评价:“长时间没出问题不等于以后不出问题,重点文博单位的安全必须做到万无一失,覆盖所有细微之处。”

  在1997年的一份老报纸上,有一篇关于单霁翔的采访。那时他43岁,时任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负责故宫周边的筒子河整治工程,“要把壮美的紫禁城交给下一个世纪”,那时他立下了这样的目标,并未曾想过日后会走进这片历史悠久的皇家宫殿,成为这里的“守护人”。

  在成为故宫博物院院长之前,单霁翔有着“50后”那一代人相似却并不平凡的经历:在14岁最渴望学习知识的年纪赶上了“上山下乡”,在农村耕田种菜,后来进了工厂当了八年工人,期间完全靠自己自学成才。文革结束后,终于等来了上学机会,便利用一切时间如饥似渴地学习,最后考上大学并幸运地被派遣到日本留学四年。留学归来后的单霁翔心怀感恩,半工半读,一直读到博士。这漫长而艰辛的学习生涯,培养了他吃苦耐劳的性格。他曾说过,“在我的生活中从来没有星期天”,纵使后来参加工作,一路晋升到国家文物局局长、故宫博物院院长,他也丝毫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把每天的日程表安排的满满当当,凡事事必躬亲。

让故宫更有尊严

  2012年的2月14日,单霁翔走马上任,在故宫博物院召开了第一次记者见面会。会上有记者问,新官上任三把火,您的“三把火”准备从哪里烧起?单霁翔回答略显诙谐:故宫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古建筑群,最怕的就是“火”,所以我一把“火”也没有。好在我的名字里有“雨”,我倒是准备好“水”了。

  一上任,他就带着秘书,把故宫9000多间房子老老实实全部走了一遍,这项工作耗时长达5个多月的时间。单霁翔平日被同事们亲切地称为“布鞋院长”,因为他工作中就是常年一双老布鞋、蓝布裤子、白衬衫的朴素打扮。这次走完故宫9000多间房子,磨破了他20多双老布鞋。不过这些辛苦没有白费,他基本将故宫的整体概况印入了自己心里,甚至能准确说出故宫现有馆藏文物的准确数字:1807558件,从百万精准到个位。

  拥有接近600年历史的故宫,面对着全世界最为复杂的博物馆观众群体。10年之间,故宫的游客人数从700万增加到1500万,“世界上没有一个博物馆每年要接待1000万以上的观众”,面对着每日如潮水般涌入的游客,单霁翔感到既欣慰又压力巨大。故宫的观众来自世界各地,来自不同阶层,他经常看到一些从边远地区千里迢迢赶来的游客,自己带着水,带着干粮,“他们也要来故宫看看,他们认为这是中华传统文化,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 单霁翔说。

  因此,针对故宫愈发巨大的客流压力,单霁翔准备了一整套的应对方案,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让游客们有尊严,也让故宫变得有尊严”。

  过去,故宫端门广场一侧的房子是出租的,有些人租用那里的场地办了很多格调不高的展览,比如太监展、宫女展、武则天展、刑具展……20块钱一张票,很多人看完出去都骂故宫,说他们看了假的“故宫展”。对此,单霁翔也感到很委屈,后来他就把端门广场收回统一管理,修缮一新,门口一下子清爽了,还可供游客休憩。端门广场上有56棵树,单霁翔令人把树坑做平了,铺上供600人坐的椅子。有下属提议,56棵树,可以对照咱们56个民族啊,要不用民族给每棵树命名吧。单霁翔坚决反对,“万一死了一棵怎么办?我们要做实事,别弄这些虚的。”

  故宫里以前也没有供人休息的座椅,游客们走累了只能坐在御花园的栏杆上。单霁翔便请人定制了1400把椅子,每把椅子的造价3500块,都是实木的。

  长久以来,“买票难”一直是困扰来故宫旅游的游客们的一大难题:先得提前排一个多小时的队,买到票后再过安检、验票、存包,体力消耗大半,参观的心情也没了。其实这个问题不仅是游客们心中的“痛点”,对于故宫的工作人员来说,也是个不小的挑战。

  早在2008年,故宫博物院就公布了限流措施,每天限售8万张门票,可是一到假期、黄金周,宫门就“失守”了。8万张门票即将售罄,可是排队买票的游客依然人山人海,上千个旅游团的小旗子在售票处周围迎风飘动。如果这时工作人员暂时关闭了卖票窗口,被拒之门外的大批游客就会开始拍玻璃、大喊抗议。最后因为怕出事,故宫方面还是得做出让步。有一次,故宫一天的观众人数就超过12万,午门的三扇大门全部打开缓解客流,原先预定的限流方案最后失败了。

  2012年,故宫的参观人数突破了1500万,成为世界上参观人流量最大的博物馆。单霁翔接手故宫之后,把售票窗口加设到了32个,保证游客能在3分钟内买到票,最迟也不超过一刻钟,这让故宫成为了全世界售票窗口最多的博物馆。对于旅游团,故宫采取预约制,对类似于御花园这样的狭窄区域实行分流限流,不断采取措施鼓励网上预约购票,加大网上购票比例,终于将故宫每日的人流量控制在8万以下。

  即使有如此之大的客流,单霁翔也希望尽量满足每位游客的需求。一次,一个东北老汉拽住单霁翔,说自己一辈子只来过这一次故宫,也想“当皇帝”。单霁翔被弄得哭笑不得。原来进入故宫,要经过午门。午门的三扇门中,中间那扇以前只有皇帝才能走,后来开放给外宾贵客,一年用不到几次,其他游客平时都走两侧的门。但自从听到游客们的抱怨,单霁翔觉得应该给所有观众自由选择的权利,于是就把中间那扇门也开放了,“愿意当皇帝的当皇帝,愿意当大臣的当大臣。”

  故宫是木结构建筑,为防止火灾,长年不敢通电,大白天里面也是黑咕隆咚的。游客们参观前三殿、后三宫时,总是挤在门前、趴在玻璃上看,特别是到了冬天,要先在窗上哈一口气,再用手一抹。这种参观体验实在难以令人满意,单霁翔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2016年,经过3年的研究,故宫引进了冷光源不发热的LED灯,紫禁城被点亮了。坤宁宫等大殿率先试点,观众不用趴在窗户上张望,也能看清高台上摆放的髹金漆云龙纹宝座了,甚至殿内一些彩绘细节也能瞅得一清二楚。这还只是“点亮故宫”计划中的一小部分,预计到2020年,600岁的紫禁城将被彻底点亮。

  故宫里的环境卫生问题一直是困扰故宫发展的一个大问题。刚来到故宫时,单霁翔就提出了整治目标:“地上不能有一片垃圾,屋顶不能有一根草。”刚上任的那个冬季,单霁翔就听说环卫工人曾从故宫外的护城河里捞出1万多根吃过的玉米芯。这令他不得不开始对故宫里的环保问题担忧起来。

  他开始带头在故宫里捡垃圾。在故宫里,单霁翔弯着腰捡垃圾至少上千次,他自己对此的评价是“非常锻炼身体”。 刚开始,同事们调侃他管得太细,“一个烟头也管,一个井盖也管,一块墙皮也管。”但是他也没放在心上,穿着他最喜欢的老布鞋,亲自带领故宫的工作人员,在故宫的砖石缝里抠出过1000多个香烟头。

  2013年10月3日,故宫迎来16.2万人次的游客,是一年之中人流量最大的日子。北京旅游委前来检查旅游环境,单霁翔很自信地说:“你们如果能在开放区找到一片垃圾,就请批评我们。”旅游委主任周正宇转了40分钟,还真是没看到一片垃圾。

  也就是在这一年,故宫开始正式禁烟、禁火、禁车。但故宫太大了,那么多工作人员怎么办?单霁翔规定,可以使用自行车和电瓶车,其他机动车辆一律禁止入内,国宾甚至外国首脑也不例外。2013年4月,法国总统奥朗德前来参观故宫。以前外宾、国宾来参观故宫,都是警车开道,车队直接开进午门,视为一种礼遇。在单霁翔的坚持下,奥朗德在午门前下车参观。不久后,印度总理辛格参观故宫,由于年事已高,有关部门求情“破例”一次,单霁翔没让步,同样请辛格总理在午门前下车,换乘电瓶车参观。就这样,60多年的“外宾礼遇”,被单霁翔给取消了。“英国的白金汉宫、法国的凡尔赛宫、日本的皇宫,都不允许车辆穿行,这是一个文化尊严的问题。”

  将垃圾和车辆清理出去之后,单霁翔开始为故宫“裁员”。原本,故宫里约有1500多名员工,除了每天需要与文物打交道的文保科技部,单霁翔将其余接近一半的办公人员逐步迁出故宫办公。

  此外,故宫里还有很多遗留的“违章建筑”,3600平米的彩钢房、11200平米的临时建筑……对于这些长期占用故宫内部用地的设施,单霁翔只说了一个字:拆。

让故宫被更多的人看到

  毋庸置疑,故宫是中国的文化标签,超过180万件的藏品,由1200栋建筑组成的庞大古建筑群,每年超过1600万人次的人流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然而,在单霁翔看来,这些都不重要。“你的馆舍宏大,可是70%不开放;你说藏品丰富,可是99%都看不到;你说观众数量庞大,可是绝大多数都目不斜视从前门走到后门。这样,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博物馆。”

  在故宫里办更多更好的展览,这是单霁翔多年来的目标,要实现这个目标,就要修更多更好的宫殿和文物。“就以养心殿为例。自雍正皇帝后,八位皇帝在这里居住,殿内有1980件皇帝身边的文物,都是故宫顶级的,从未离开过养心殿,亟待修缮。”可是往年观众的参观都只能隔着玻璃窗,不得入内。

  于是,在他的主张下,故宫的开放面积开始不断扩大,从一开始的30%,2014年开放到52%,2015年开放到65%,2016年开放到76%,2025年预计将增至85.02%。

  很多从未开放的区域,如今也成为了举办展览的场地,观众的热情也越来越高。2015年是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为了庆祝这个特别的时刻,故宫历时两年筹备了“石渠宝笈特展”,《伯远帖》《兰亭序》《洛神赋图》等283件珍贵书画藏品在这次特展上首次集中展出,《清明上河图》更是近10年来首次展开全卷,引得不少中外观众慕名而来。这次特展两个展期一共接待观众约17万人次,成为了当年最受瞩目的文化事件,已经很久没有一个艺术展能够制造这样轰动的影响了。

  那段时间每天清晨,故宫一开馆,人们就会蜂拥而入,一路小跑到武英殿外排队,最长有时要等10个多小时,这就是在媒体上轰动一时的“故宫跑”。

  不过,也有很多人对“故宫跑”产生了质疑:一位70岁的老人就曾跟单霁翔抱怨,“故宫博物院办展览怎么跟运动会似的?我来得早,但是我跑不过年轻人。我就没赶上第一拨儿参观,你们这是歧视老年人!”单霁翔连夜回去开会,第二天制作了2000多个胸牌,分发给观众,让工作人员举着组牌站在前面,依次引领观众入场参观。

  展出期间,游客们的热情很高,单霁翔经常去看望那些排队的观众,有些游客向他抱怨“故宫晚上没有卖水的”,单霁翔赶忙让工作人员回去烧水,给游客送来了2500杯茶水;有几天夜里12点多了,还有很多人还在排队,单霁翔赶紧让工作人员开车到附近转,并把院里的库存都翻出来,一共凑了800盒方便面给大家送去。从此,他自豪地说:“故宫是全世界唯一一家发方便面的博物馆。”

匠心传承

  2016年,一部讲述修复故宫书画、青铜器的纪录片火爆全网。这部只有三集的《我在故宫修文物》,让外界更多地了解到工作在故宫博物院里的文物修复大师们不为人知的日常生活。令人意外的是,这部讲述文物修复这样生僻领域的纪录片一播出,居然受到了不少年轻人的喜爱。

  看过这部纪录片的人,都会被故宫里这些日日与文物为伴的修复师们身上执着坚守的精神所感染。很多年轻人看完这部纪录片,都跑到故宫博物院来“毛遂自荐”,仅当年,就有15000人报名希望来故宫修文物。这样的影响力使身为院长的单霁翔始料未及,不过他也深深地明白这部纪录片对于年轻人们的意义所在,“当今社会要求年轻人不仅仅要有高学历、名校,更要有纪录片里传达的‘择一业,终一生’的精神。”

  单霁翔曾在故宫里见到一位漆器师傅,几个月的时间里都在修同一件器物。后来他忍不住问师傅到底要修多久?师傅回答说,七个月。因为在北京,只有伏天里一天可以刷两道漆,平常的日子里一天只能刷一道,而这件器物一定要刷满120道漆才行。单霁翔说,“我想这就是故宫的工匠精神。”

  单霁翔知道,故宫的未来在年轻人身上。为此,故宫打造了超过9000种文创产品,也受到年轻网友的青睐和追捧。

  从网上一度被疯狂转载的“雍正卖萌图”,到带上它就有“皇帝范儿”的“朝珠耳机”;《胤禛美人图》《韩熙载夜宴图》《每日故宫》等手机软件的下载量也随着故宫文创产品的火爆而暴涨;在故宫的淘宝官方旗舰店里,康熙摆起剪刀手,朱棣戴上了墨镜……每一次尝试,单霁翔都身兼导购和售后多职。特别是备受年轻人欢迎的“朝珠耳机”,后来获得了当年全国文创产品大奖赛第一名。单霁翔其实并不太懂得这个设计的精妙之处在哪,“我说哪儿好啊?他们说戴着朝珠打手机很有皇帝的感觉!”

  故宫文创之所以这么火,单霁翔总结了三点:首先这些产品并不是简单复制藏品,同时也满足了人们的生活需求;挖掘藏品内涵,寻找与今天社会生活的对接点,用文化影响人们生活;不断追踪使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手段,追寻无限远的传播能力。

  2016年,故宫文化创意产品的销售额已达10亿,故宫淘宝店的收藏量已超过80万。不过,这些“萌萌的”产品只是一小部分,单霁翔将其控制在所有文创产品的5%左右。除了年轻人,也要面对其他年龄层次研发,在故宫里设立的文化创意馆,更能体现故宫博物馆的品质,当然价格也更高。

  如今,单霁翔已经成了故宫的“代言人”,有的时候他一天就要做两次讲座,向社会宣传故宫文化。自从2012年1月10日来故宫博物院至今,6年来单霁翔仅采用多媒体形式的讲解就达到了1185场次,约2000小时,涉及听众至少也有10余万人次。

  故宫于他,是一个情结。单霁翔总是记得儿时和小伙伴一起登上景山看到的情景:四下望去,四合院成片成片的灰色屋顶,烘托着故宫红墙黄瓦的古建筑群,年幼的他心潮澎湃。如今,在故宫闭馆的时候,一个人走在紫禁城里,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拥有了生命,“你要呵护它,尊重它。每一块瓦、每一块砖,都是历年的积淀,就像树木有年轮一样,每一座建筑都有年轮。”

  2018年是单霁翔在故宫担任馆长的第6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当几年故宫的“守门人”,不过对他来说,“每天早晨起来都是新的一天,都是充满希望的一天。”2020年,故宫即将迎来建成600周年庆典,能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这是单霁翔现在最大的心愿。“故宫是大家的故宫,把壮美的紫禁城交给下一个600年,是我们共同的愿望。”他说。

《各界》杂志第9期

责任编辑: 魏丹丹 关键字:单霁翔 故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