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集新冠肺炎患者检测样本 他们是离病毒最近的人

2020-02-24 08:50:13  来源:华商网  


[摘要]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无数的医护人员远离亲人,赶赴抗击疫情第一线。这其中有许多从事新冠肺炎采样和检测工作的人员,他们与疑似或者确诊患者面对面接触取样,取样时稍有不慎就会被感染,被称为“离病毒最近的人”。...


  华商网讯(记者 钟梦哲)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无数的医护人员远离亲人,赶赴抗击疫情第一线。这其中有许多从事新冠肺炎采样和检测工作的人员,他们与疑似或者确诊患者面对面接触取样,取样时稍有不慎就会被感染,被称为“离病毒最近的人”。

  西安首例确诊病患曾去杭州开会与武汉人员同居一室

  薛泽润,西安市疾控病毒科工作人员,从事病毒性传染病的采样和实验室检测工作,作为病毒科的工作人员,薛泽润参与了陕西省第一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后确诊为西安市首例新冠肺炎)的采样和检测工作。

  武汉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当时全国其他省份都有确诊病例,西安离武汉距离并不远,因此西安相关部门判定疫情刚爆发时西安肯定有病患,但是如何排查确诊呢?于是薛泽润和同事们在前期便开始了大量的工作,他告诉记者:“从筛选疑似人群到确诊病例,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首先疾控中心会和相关医院联系,医院会上报出现的疑似的病例。在疫情最开始时,有武汉接触史,同时临床表现为发热或者肺炎症状的患者,都为疑似病例必须要上报。随后疾控中心派出流行病样调查人员和实验室采样检测人员,对所有疑似病例采取咽拭子标本,检测它是否是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确诊后逐步向省疾控、国家疾控汇报。

  1月20日,陕西省报告了首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该名患者自述前去杭州开会,会议期间与武汉归来人员同居一室。当时患者就诊于西安交通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在接到相关情况之后,西安市疾控中心迅速安排四名实验室标本采集和检测人员前往医院采集患者标本,薛泽润正是这四名人员之一。

  “病例的采样工作危险性还是很高的,因为我们采样时选取的是对方的鼻咽拭子,要用棉签进入患者的扁桃体深部和鼻腔深部。”薛泽润说:“但是这些部位又是人身体非常敏感的地方,棉签触碰到时患者很容易咳嗽,再加上我们采集时又是面对面,虽然做了三级防护,但是被感染的风险还是很高的。”

  无固定上班时间累了就睡醒了继续做检测最忙时只睡三小时

  在疫情期间,薛泽润的同事们曾开玩笑,“你们见过凌晨四点的西安吗?” “不止四点,零点、一点、两点、三点、五点的我们都见过。”

  虽是一句玩笑话,但却真实的反映了薛泽润和同事们近期的工作状态,从1月20日至今,薛泽润和同事们没有休息过一天,一直在疾控中心内加班加点的做核酸检测。薛泽润和同事们做的核酸检测不仅数量多而且次数也多,他解释:“我们对核酸检测一直是非常谨慎的,不是说每个患者只做一次就行了。比如最开始的陕西第一例疑似患核酸检测,20号做的时候是阴性,我们监测到23号的时候才变成阳性。”

  而为了尽快获得结果,加班加点在疫情期间变成了家常便饭,往往一忙就到深夜。“最多的时候我们一天要检测三百多个样本,那时候同事们每天也就能睡三四个小时,没有固定的上班时间,累了就休息,醒了就起来继续检测。”薛泽润说

  而疫情期间的忙碌则造成了薛泽润与妻子的难以相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生前,他的妻子尤海菲在陕西省疾控从事艾滋病的预防控制工作。从上学时的同学,到生活中的伴侣,再到工作上的伙伴,俩人携手走过近十年。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暴发后,打乱了俩人的工作和生活的节奏。作为病毒科的工作人员,薛泽润参与到西安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采样和检测工作中。随着疫情越来越严峻,防控形势不断升级,薛泽润夫妇连夜把年仅4岁的儿子送回了山西老家,来不及吃团圆饭,俩人又匆匆返回西安,投入到到疫情防控工作中。

  闲暇时间,夫妻俩会视频报平安,为对方打气加油。儿子虽然远在老家,但通过手机看到爸爸薛泽润穿防护服的照片时会说:“我的爸爸像太空人一样,一定能打败病毒。”对于这场疫情薛泽润认为:“虽然它是个新病毒,但也就是个病毒,而且从发病临床治愈后数据来说,致死率没有那么高还是相对温和的,因此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我们有信心完成工作打败病毒。”

编辑: 孙璐莹

相关热词: 新冠肺炎 检测样本 医务人员
分享到: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网只是转载,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稿酬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电话:029-63903870

本网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版权均属各界新闻网所有,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各界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