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界新闻 > 房产

建筑设计带动乡村变革

2018-05-16 12:06:50来源:杨晶
  
  
  
  

  “中国50万人口以上的城市约有3000座,每一座城市都变成了高楼大厦的样子。中国文化在城市中怎样呈现?中国人要的未来到底是什么?在高楼大厦之下,普通人那种日常的、可爱的、小小的生活,价值在哪里?城市和乡村的关系该如何看待?建筑师又该如何通过设计,帮助人们跨越城乡之间的价值鸿沟……”这些都是我一直在思考、不断在探寻的问题。

  传统的乡村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是活着的历史。如何让文化力量重返乡村?首先应该明确,城市化绝不是单向地把农民推到城里去,真正的城市化应该是双向的: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应该在重新认识乡村的基础上推进——到乡村去把我们的传统文化找回来,把我们那种对自然的感受找回来,把我们的手工艺找回来,把我们生活里那种中国的味道找回来。未来的乡村,其实也是一种“隐形城市化”的状态,有山青水绿的生态环境,有文化传统的滋养,有现代化的生活。乡村建设好,城市才更美好,中国才更有希望。

  如何用建筑设计推动乡村振兴?通过乡村建设、乡村改造,我们试图重新探索一条立足于本土的、创新的中国建筑学之路。这是我一直想走的一条道路,一条充满差异性的更亲近自然的道路。从2001年开始设计的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是我试图用乡村影响城市的实验。在象山校园的建造中,我们大量使用回收的旧材料。当时我在思考,许许多多城市都在拆除传统建筑,那些废料,那些曾经如此优美、充满文化尊严感的材料,还可以用来做些什么?总要有人用来做些什么。这正是设计师的使命。这种思考,同样贯穿到“富春山馆”的设计中。我们就地取材,从洞桥、万市两个乡镇拉来杭灰石,从当地40万亩竹林运来毛竹,从富阳三桥周边取来夯土样本,从周边缸厂收来边角料;我们寻找自然材料与现代技术共存的机会,所有墙体在混凝土浇筑的基础上,采用传统的“瓦爿”砌筑技术,让错落有致的“瓦爿墙”再次出现在当代建筑中,这也是对手作精神的致敬。中国传统建筑存在于活着的工匠体系里,存在于手作经验之中。我将工人们视为“哲匠”,请乐队进工地为他们开音乐会,鼓励他们将奇思妙想筑进墙体,甚至带领他们照着天空的晚霞做屋顶。

  我们不断尝试以建筑设计重现文化的力量、乡村的价值。从2012年开始,我和同是建筑师的妻子陆文宇一趟趟奔向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浙江省杭州市富阳洞桥文村。穿过青山绿水层层铺开的岩石岭水库,便是那个藏在富阳洞桥镇西南角落的偏僻小山村。这个处于山区和平原过渡地带的小村,却有40多幢明代、清代和民国时期的民居。它们沿溪而建,采用当地常见的杭灰石建造,每块石砖保留着不同的纹理,看似信手拈来,却又严丝合缝地契合在一起,这让我们感到震撼。这个村子并没有被列入保护名录,老房子只剩下不到一半,其他都是新房子。于是,我们选择它作为启动点进行改造,因为在我们眼中,每一个乡村都有它独特的价值,我们希望通过设计改造再次呈现它的价值。

  其实,在改造文村之前,为了了解农村,我们团队已经做了十年调查。我们在浙江省深度调研了约300个村子,具体到把握不同地区农村生活、建筑材料的细微差别。文村的改造,是一个“乡村城市化”的社会实验。我的理想,是在未来的8至10年,在浙江做出七八个代表不同文化地域的村居设计样本。浙江是保持了一个文化多样性的地方,如果我们用统一的黑瓦白墙去做新农村建设,对于原有的乡村文化无疑是一种摧毁。

  我们按照文村原有的肌理和土地,重新设计了24种农居,包括八种形态,每种形态又设计了三种变化。这次建造,也同样采取了最直接的建造方法——“就地取材”,以夯土墙、抹泥墙、杭灰石墙、斩假石的外立面设计,试图呈现理想中的美丽宜居乡村。目前,已经建造完成的36户农居,有的用青色条石垒起墙体,有的在粉墙黛瓦中嵌入实木结构,还有的墙面直接用了村子里的黄黏土,与明清老建筑相映成趣。这批新造的农居,几乎每户都是敞开式的,所有隔断都用木幕墙来完成,院内都设置了天井。考虑到农民生产生活的习惯,我们在进门处建造了存放农具的储藏空间,厨房宽敞且可以打造柴灶。每户都有一个精心设计的入口,不但是这户人家的形象,也是尊严。门口有一个小空间,方便妇女和邻居交谈,或者做手工、看风景。农居还有一个小院子,这是中国人从公共空间到私密空间的陈述。院子里能看到风景,也方便小孩玩耍,以及大家一起吃饭。

  2016年春节后,文村开会,分配我们设计的新房子。具有优先选房权的第一批13户村民,村里仍然给他们两个选择:一是在我们设计的房子里挑一栋;二是村子里还有一块土地,农民可以去那里自己建。最后,13户农民中有12户选择了设计的新房子。这是对设计的检验和认可。

  不和老村脱离,是新村建造最理想的形态。这些新建造的农居疏密有致,就像是在老村中自然生长出来的一样。这时候,人可以体会到建筑学的力量、设计的力量。我很欣慰,我们的建造不但没有影响村民的生活,反而让他们多了一份对这个村子的自信和骄傲。

  2017年,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成立10周年之际,提出学院未来10年的整体研究方向全面向乡村建设转型,特别是面向浙江省的乡村建设转型。从城乡兼顾,到全面向乡村转型,这是一个重大转折。之所以有这样的转折,是因为中国乡村的发展,或者说乡土建筑的保护,已经到了非保护不可的时候。

  乡村改造是一个综合方案。文村之后会怎样发展?社会性的乡村建设力量的加入,将如何引导乡村的经济业态转型?还有各种对乡村感兴趣的人,会给文村带来怎样的变化?诸多问题有待探讨。

  我们在湖面投下一颗石子,希望通过乡村改造,让更多的人参与讨论、关注乡村,通过建筑和设计,为乡村带去变革的力量。

责任编辑: 杨晶 关键字:传统乡村 价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