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老板

2020-06-09 22:35:35  来源:人民政协网  


[摘要]一场疫情过后,人们对于人间烟火的眷恋,也捧红了外卖、带火了厢式货车。而当有人戏称“库存无所有,售卖宠物猫”,另一部分人开始呼吁,城市管理者和市场主体要以创新思维,尽量延长经营链条,让更多人在合规前提下,分享城市烟火。...

  市井繁华从不远人间烟火,也包容着商人“绮罗散尽人独立”的创业守业艰辛。一场疫情过后,人们对于人间烟火的眷恋,也捧红了外卖、带火了厢式货车。而当有人戏称“库存无所有,售卖宠物猫”,另一部分人开始呼吁,城市管理者和市场主体要以创新思维,尽量延长经营链条,让更多人在合规前提下,分享城市烟火。毕竟那“烟”与“火”,少一分了无生气,多一分氤氲不明。

  拉动消费,促基层百姓增收,参与者有哪些共识?刚刚结束了全国政协会议的委员们通过这几天的自主调研,对扩大内需、搞活经济又有怎样的看法?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当老板

  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税务学会副会长张连起喜欢直来直去,在他看来,一方面,在经济恢复的严峻形势下,夜经济不可或缺。另一方面,当前有一种把它当成就业灵丹的观点,是简单和片面的。

  “我们要包容地看待后疫情时期市场主体或个人‘自救’这件事,比如鼓励市场主体创造更多灵活就业岗位,这也是针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另一种减税的形式。还有很多权宜之策,我们都可以将其视为应急、救急、共渡难关的表现。同时,我还有个感觉是,尽管减租免税的规模很大,但大部分人仍缺乏直观感受。只有释放出空间、时间和机会,让百姓去亲自实践、亲身感受,共渡危机,才能让人印象深刻,铭记于心。”张连起这样说。他同时表示,夜经济能短期救急,但中长期看,中国经济还是要依靠中上游产业链供应链。

  “我一直认为,我们要追求的,不是所有人都去当老板,而应该是即便你不是最优秀的,也能过上好日子。当前形势下,我觉得就业也应求真务实,很多人认为在小店里工作成长空间小,可类似便利蜂这种小店就是从海淀区里走出来的,现在有1500多家连锁店,每位员工的努力,照样能促进团队的成长。”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海淀区政协副主席、区工商联主席陈双这样说。

  一个城市有一个城市的DNA,在陈双看来,如果大家在北京工作生活期间,希望依靠参与零售业增加收入,那么有两个路径可以实现:“要么,可以考虑在网上‘摆摊儿’,这条供应链既通畅,也可溯源,对消费者权益也有保障;要么可以在指定的场所售卖你的产品,比如海淀区一些农村,村民可以在指定区域内售卖农产品,还定期有早市、集市,这些都在区域管理者许可的范围之内。”

秩序、美与烟火气都是城市的“外衣”

  全球来看,特定地区的特定人群是可以参与到街头商品贩售中来的。比如在纽约街头,有很多推着食品售卖车的人,这些人多数是退役老兵,政府允许其规范地从事这些工作。而在佛罗伦萨,著名景观周围也有不少现场作画且售卖作品的画家,他们已经和这座城市融为了一体。

  “这种特定人群的就业,一定是本地化的,也就是说,我们要先保住本地人的就业,不能全国各地的人们,都借此机会到某个城市去发展零工经济或夜经济。同时,我们要建立一个正常的经营秩序,也要符合城市气质,要兼顾坐商与游商之间的公平。第三,要完善税收方面的顶层设计,初期为了调动参与者积极性,帮大家渡过难关,可以采取税收减免政策,但长期看还是应以一定的税收,使这些经济业态可持续发展。”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叶青这样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工商联副主席杨正国的观点与叶青相似。在他看来,要对实体中小微企业给予更多的关注和爱护,他们有租金、税收、员工工资成本,正逐步享受到中央给予的扶持政策,这个时候要鼓舞企业士气,促使其敢于在逆境中不放弃创新。“我们假设一下,如果一些个体游商,跑到正规店铺前去设立摊位,这反而会影响到市场的秩序和公平。对于个体游商,我们可以考虑将其划入特定的区域进行经营,这样既维护了城市秩序,也便于管理。”杨正国这样说。

靠什么, 让弱者恋上一座城?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我觉得,大城市不能一味追求高端化,一定要给底层的弱者、穷人等留些生存空间。”虽然两会一结束就开始忙毕业生论文答辩的事,但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西安交通大学教授李香菊表示,对近来零工经济、夜经济等话题高度关注。

  和她同样高度关注这件事的,还有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银行上海市分行副行长徐葵君,作为地道上海人,徐葵君对市场主体的商业活动也颇为包容。“在目前这一阶段,政府尤其要在服务管理拓展和升级方面有所作为,绝不能走过去管理的老路,出现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现象。我觉得还是应精细化管理,比如可以通过分时段分区域分种类,在不影响交通、市民出行、环境卫生、食品安全的前提下,促进个体商业有序开展,这样既能激活市场主体活力,又能体现政府便民服务职能。”徐葵君这样说。

  “很多企业复工未复产,为了保就业,企业只能是减薪或停薪稳岗,不减人。但减薪后,生活水平难免下降,消费降低,甚至导致房贷、车贷断供。个体经济能够减少从业者的房租和经营中不少中间环节,让能吃苦、肯吃苦的人参与其中补贴家用。在这种背景下,个人认为,各相关部门能做的就是在规范管理的前提下支持帮助他们,注意引导不要妨碍交通,不影响环境。”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常委、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贾楠这样表示,而这方面的管理经验,贾楠认为可以参考国外:“国外也有很多跳蚤市场和夜市,都管理得非常好。搞活经济,管理不能一刀切,但是对那种以次充好,特别是有欺诈行为的,应当加强管理,不要鱼目混珠。”

要在“新”字上下功夫!

  “我的一个建议是,咱们不仅要提出个‘新’概念,而且要真真正正在新字上做文章。”曾经身为城市管理者,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原常务副市长屠光绍在接受人民政协报记者采访时这样说。

  要新在哪儿?屠光绍的思考包含着3个层面的内容:“第一,它新在环境上,因为这毕竟是疫情下的应对措施,这样的背景是以前我们没有经历过的;第二,它要新在业态上,可以更好地将线上、线下结合起来;第三,它要新在方式上,比如管理方式要新,要克服过去管理方面的问题。这样既保留了它的优势,另一方面又能克服过去存在的矛盾,更要把其纳入核心业态。”屠光绍这样说。 作为最小的微观实体,屠光绍认为,个体工商户经营方式其实还可以完成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那就是通过上链,成为商业链条里不可或缺的一环:“比如它可以成为大型电商或大型实体商铺的延伸机构,因为离百姓更近,所以更有可能增强客户与商家之间的黏性。因此我认为,在新的组织方式上,我们也得动点脑子。”(崔吕萍)

编辑: 陈戍

相关热词: 地摊 经济
分享到:

以上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网只是转载,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稿酬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电话:029-63903870

本网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版权均属各界新闻网所有,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各界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 2006-2020 gj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陕ICP备13008241号-1